仓单串换: 实现空间转换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2 21:12 浏览次数:

  期货市场是一个标准化的市场,其合约的标准化、交割地点的集中性特点与现货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个性化需求有时会存在矛盾。对此,期货交易所进行了一些制度创新试点,为大宗商品产业链的上中下游不同类型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参与期货交割提供便利,仓单串换便是其中一例。

  所谓的期货仓单串换,是指客户通过期货公司会员向期货交易所提交申请,将不同品牌、不同仓库的仓单串换成同一仓库同一品牌的仓单。以最先试点仓单串换的豆粕期货为例,客户在最后交割日买入的试点集团所属厂库豆粕标准仓单,可申请在该集团其他厂库提取现货(简称为“仓单串现货”),或者串换为该集团其他厂库的标准仓单(简称为“仓单串仓单”),这使得期货市场的买方经常面临的交割地点不确定性难题有了新的解决之道。

  之所以从豆粕期货试点仓单串换,是因为这一品种的产业结构较为特殊。豆粕作为大豆压榨的产品,其产业链涉及大豆压榨、油脂、饲料加工、养殖等众多环节。上游的卖方即大豆压榨业,主要集中在环渤海、华东和华南三大区域的沿海地区,产业布局均衡、集中度适中,这些工厂大多数由中粮、益海、九三等约10家大豆压榨集团拥有。而下游的买方即饲料和养殖企业,大部分以中小微企业为主,实力普遍较弱。由于交割库分布在不同区域,饲料加工业在参与交割时极易接到异地仓单,而豆粕易霉变,保质期短,物流成本和异地销售的不便都可能增加企业的计划外成本。

  对此,大连商品交易所通过联合中国粮油、嘉吉投资等大型企业集团,在豆粕品种上开始试点集团内厂库仓单串换制度。根据该制度,饲料企业等中小微买方客户交割后,可在仓单注册厂库所属的该集团其他工厂提货,或者将手中仓单换为该集团其他交割库仓单,为买方提供了更多的交割选择,买方在衡量异地交割成本和仓单串换成本后,可以选择最优交割模式,显著减少交割成本。

  以仓单串换试点后的首个合约豆粕1401合约为例,该合约共交割15580吨,其中仓单串换量3900吨,共有来自湖南和安徽等地的4家饲料企业参与串换,当时上述企业接到了广东阳江嘉吉的厂库仓单,距离企业经营地较远,最后串换到江苏南通嘉吉。以最接近交割地点广东阳江的湖南某饲料企业为例,该客户的串换成本为每吨41.4元(包括11.4元/吨的地域价格差和30元/吨的厂库生产计划调整费),节省的物流成本为180元/吨,降低了约140元/吨的接货成本。

  目前,除了豆粕期货之外,豆油和棕榈油等品种也实施了仓单串换制度。据悉,未来大商所还将扩充串换厂库数量规模,并将贸易商纳入串换供给主体,实现由集团内向集团间、集团外延伸;将串换商品品质由期货交割标准品扩大到不同类型的产品,实现品质的串换,以打破期货市场在有限的交割地点进行交割的传统安排,更有针对性地服务中小微企业。

  小小的螺纹钢和豆粕期货,正在考验中国资本市场的理性和包容度。看起来由头十足,细思来,令人啼笑皆非。继“一根螺纹钢直接戳穿了沪深股市的底!”之后,“中国豆粕单日成交超美国一年消费量”的消息,又一次将风马牛不相及的概念联系了起来。

  近日,兴业银行以企业拟交割的上海期货交易所标准仓单作为质押担保,在上海落地国内首笔“套保拟交割标准仓单质押授信”业务。 “套保拟交割仓单业务”是由银行为企业融资支付交割货款,企业获得交割仓单后再质押给银行,同时配套期货端套保的短期融资产品。兴业银行借助集团旗下公司兴业期货创新地将该业务嵌入套保机制,要求融资申请人必须建立对应的空头套保头寸,降低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相关质押率及放款效率也大大提高。

  目前,局部地区市场已消化油厂开机率一度上升带来的压力,而北方地区部分油厂停机未能带动豆粕现货价格走高,显示出终端市场的谨慎情绪。油厂开工率受制于压榨利润有回落至盈亏平衡线的影响难以出现继续上升,而下游采购持续。

  春节过后,受存栏中大型生猪数量下降影响,养殖行业对豆粕的需求将面临下降风险,豆粕消费难以提升,豆粕现货价格坚挺局面将被动摇。 对于后市,毕慧表示,纵然短期豆粕有望迎来反弹行情,但受市场基本面转弱影响,预计期价整体反弹空间将受限,中期仍可能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从下游需求来看,养殖业恢复依旧缓慢,对行情推动作用有限。因饲料厂仍在消化库存为主,节后恢复开工以来,国内各油厂豆粕现货成交清淡,多以成交基差为主,豆粕提货情况也欠佳。整体来看,国内养殖业持续低迷,尤其是生猪养殖并没有出现实质性好转,在很大程度上制约饲料需求。

  在2012年之前,猪肉价格的上涨速度与饲料价格仍处于正常状态,但在2012年之后正好赶上美豆的牛市以及国内养殖市场熊市阶段,这使得养殖企业苦不堪言承受比较大的亏损。 不过,在2015年7月这个时间节点上猪肉价格和豆粕价格出现交叉,国内外豆粕价格。

  与此同时,饲料厂商备货行情正在启动。截止到1月8日,国内主流油厂的豆粕总成交量达到95.30万吨,环比增加了89.09%。豆粕成交量的大幅增加,说明国内的饲料贸易商备货积极,更进一步支撑了豆粕期价的坚挺。 虽然短期市场上支撑豆粕期价走强的利多因素较大,但是从长期来看,影响豆粕期价走势关键的供需因素并没有出现实质性的改变,全球依然处于大豆供给过剩的格局当中。

  豆粕胀库现象依旧。豆粕现货市场整体表现不佳,由于采购商入市谨慎,豆粕库存小幅增加。

  从中长期看,股市依然向好,但在股价快速上涨的背景下,短期要关注业绩增长能否和股价相匹配。

  近期南船对旗下上市公司重组方案的调整,无疑引发了市场对此次南船业务整合的猜测。

  “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深港通的模式,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

  现在企业拟IPO热情下降了很多,大部分企业对于是否要冲层保层保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A股和新三板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核心组成部分,并购重组逐渐成为上下互通、有机联系的重要纽带。


上一篇:股指风格转换有望出现    下一篇:打开成果转化更广阔空间